白先勇呼籲 大學多教傳統文化

 

 

聯合報╱記者陳智華/台北報導】
2011.06.08 03:01 am
 

知名作家白先勇昨天在政大演講。
記者胡經周/攝影
知名作家白先勇憂心人文教育「全面偏向西方」,昨天在政大演講指出,西方文化、音樂、藝術是有過人之處,但不應拋棄中國傳統文化,若學校都不教,會對自己文化失去自信。他呼籲大學應開設中國藝術、音樂及戲曲欣賞等課程。

白先勇近年來推廣崑曲,這學期在台大開課講授「崑曲新美學」通識課,造成轟動,初選有兩千多名學生登記,最後只有四百人順利選修。昨天他到政大演講,主題是「談大學的人文教育—從設立崑曲課程講起」。

他說,近代教育好像是部追趕西方科技教育的奮鬥史,科學教育訓練大批人才,然而從小學到大學,中國傳統文化藝術卻漸漸式微,被課程排除,山水畫不見了,學的是西畫;音樂學的也幾是西洋樂器,戲劇系則以話劇為主。

他認為,西方音樂、藝術是有過人之處,但不應拋棄中國傳統文化,如學校不教,會讓傳統文化被誤認為是次等藝術,讓大家對中國文化失去信心。

他強調,西方文化有值得學習的地方,但如對自己文化沒素養,要研究別人文化也不易吸收。不只崑曲,連京劇等都有危機,「學生對傳統文化有疏離感,是教育造成的」,因為沒有好東西吸引他們,引導他們。

白先勇近年來在台灣、香港、美國、大陸等大學推廣崑曲,並且開課,已有廿萬人次接觸崑曲,反應都很熱烈。他說,崑曲還很有希望,是小規模的復興,當作學校傳統文化的啟蒙課程很適合。

台大崑曲通識課就快結束,白先勇說「學生覺得有趣,不會睡覺」,之前請畫家奚淞上課,講到水墨畫、崑曲中的佛等,很多是人生大道理,學生受益多,還有男學生當場感動到哭。

白先勇說,台大的課是否繼續開,會不會到政大上課,都要看學校,下學期沒有計畫在台灣的大學開課,明年則會到香港中文大學開崑曲課。   

  

                              20110126e-1.jpg

文創舞台劇-《遊園驚夢》

http://artnews.artlib.net.tw/85/720/%E6%96%87%E5%89%B5%E8%88%9E%E5%8F%B0%E5%8A%87%EF%BC%8D%E3%80%8A%E9%81%8A%E5%9C%92%E9%A9%9A%E5%A4%A2%E3%80%8B.html

博客內容簡介

  錢夫人,藝名藍田玉,以前在南京,清唱出身,最擅長唱崑曲。有一次錢鵬志大將軍在秦淮河得月台聽到她唱「遊園驚夢」,動了心,便把她娶回去做填房夫人。當時將軍已經六十靠邊,她才二十歲,錢將軍把她當女兒一般疼愛,讓她享盡榮華富貴。錢夫人是個正經規矩的女人,也明白並珍惜自己的身份。可是因為「長錯了一根骨頭」,她痴戀上錢將軍的參謀鄭彥青,並顯然和他有過一次私通。可是不久,在她替桂枝香(得月台唱戲的姊妹之一)請三十歲生日酒的宴會裡,錢夫人的親妹月月紅,終於把鄭彥青搶去,錢夫人因此而心碎。此後不久,大陸即淪陷,丈夫錢鵬志撒手西歸,留下她一人伶仃度日,景況大不如前。一次宴會中,重逢舊故,宴會餘興節目,有人清唱崑曲「遊園驚夢」,使她觸景生情,滿懷感傷。

 

  

   

竇瑞生

夫人————府女主人,名桂枝

程志刚————隨從參謀 

蒋碧月————夫人之妹,名天辣椒 

鹏志————在幻境中出现

銭夫人————鹏志夫人,田玉

彦青————夫人日情人

月月红————夫人妹妹 

福————府老管家 
羅媽媽————府老女佣

太太——昆曲名票 
顧傳信
————昆曲名笛师 
赖夫人————女客 
余仰公————男客

到此一遊http://blog.roodo.com/william62600/archives/14814377.html

     讀過白先勇的遊園驚夢這一篇作品,我一直都沒有個想起頭的情緒可以輕鬆的寫著他的感想,部分原因是他太過於繁雜了,導致讀著他的作品有時候會覺得累,但不覺得是一篇食覺無味的文章。另外一個原因乃是寫這篇文章我覺得要謹慎一些,有些地方不一定是讀的懂得部分,一句辭意乃藏有許多令人想想不到的驚喜,這也是這篇作品值得大家誦讀的原因之一。


  經過課堂上大家的討論和老師的見解,另外又配合著書籍上的資料《王謝堂前的燕子》這本歐陽子所寫的對白先永作品的評述,裡面詳細的見解可以讓讀著對白先勇的文集作品有更深的體悟.我覺得這篇文章從讀言第一便開始就會了解到白先永先生對崑曲精熟,《遊園 驚夢》乃是戲曲牡丹亭的兩個橋段,而白先勇在文章當中運用人事物今昔對比的陳述方式,再加上對崑曲的認知,寫自己的作品《遊園驚夢》。


  在創作的手法上用了平行的敘寫方式,表現錢夫人和竇夫人兩個人物集團的對比和運用週遭事物的描寫強烈表顯兩者間的共通點和相異點,讓作品的張力能更加地突顯。
  在文章當中錢夫人還是主要的敘事角色人物,錢夫人(藍田玉)乃是過去時空裡的主角,文章當中不斷地提到:無論是竇夫人家中的景物還是在宴會中發展的一切,都會在敘說一段之後又續捕上錢夫人以前的風光好景,讓讀者在心中默默地產生比較,然而這樣的比較卻只是對昔日的回想,強烈的把錢夫人的現況給比了下去,但在宴會當中的人們卻沒有這樣強烈的明說和舉動去排斥錢夫人,反而是用謙遜的態度去對待錢夫人,例如竇夫人是坐上座的位置,而錢夫人也被拱坐上座。


  在文章當中對比式的排列寫法讓文章顯得有趣,竇夫人(桂枝香)如今是現今的主人翁,但他的命運卻是以前錢夫人的寫照,文章中提到竇夫人的生活富裕對應錢夫人在南京的碩大排場、大派頭;竇夫人的丈夫──竇瑞生其實娶竇夫人並不是追求他的愛情,正好也對應到錢夫人作大將軍錢鵬志的添房夫人的昔景;並且他們兩人都有個偷情的對象──鄭參謀和程參謀;也有各有個搶奪他們愛情的妹妹──月月紅和蔣碧月,竇夫人是不甘於寂寞的,錢夫人應也是如此,即使在這樣歡娛的場合當中飲酒唱戲,但錢夫人和竇夫人心裡想到的畫面絕非是快樂的存在,反而帶點憂鬱的情感,反而回想與情人共處那美好的畫面,這一段的陳述方式是透過錢夫人飲酒過後,經酒精的催化對現實的世界的一切產生了迷幻的思考,程參謀的一舉一動另錢夫人回想起他的舊情人,彷彿透過這杯花雕酒和眾人的耳語嬉笑聲帶領錢夫人走入另一個虛幻的夢境之中;
  「人生在是如春夢   且自開懷飲幾盅
錢夫人一陣陣的暈眩,跟著視線也逐漸的朦朧起來,接著嘆起一句警惕自我的話語;
  「原來奼紫焉紅開遍    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桓 
   良辰美景奈何天    便賞心樂事誰家院

也把錢夫人送進了往日的回憶和夢境,這也是一波的高潮將起。
  文章寫到這裡我覺得錢夫人的冤孽導因於她自我內心的寂寞和自卑,錢夫人和竇夫人一樣是低下階層走唱藝人,但突然從低下階層的一群衝高地位到高知識分子的形象,面對團體自然就和原本鄙俗的自我不一,甚至會產生排斥,而對將軍的作添房行為而言只是充當將軍的門面抑或是一種在掌上把玩的明珠,並不會思考到像錢夫人或者是竇夫人那年輕的歲月即將斷送在這樣無趣的環境之中。他們曾渴望享受愛情,也曾期望好的未來,但現實總是不合他們的命運,而他們只好從另一個男人尋找慰藉,來撫慰他們那空虛的心靈。文章當中透過錢夫人的幻象展現對異性的怨求都吐露出來,露骨的橋段,令人面紅耳赤的象徵意涵──淌著汗的白馬、白淨細滑的赤裸肉體等等,接著又對著內心吶喊然後驚起,原來是一場夢!這當中當然有許多需要解釋的地方,但就大略來說,錢夫人的幻想能表現出對現實中的逃避和懼怕,怕的是這些雍容華美的日子不久了,年華歲月即會老去,剩下的是無限的感嘆。
  文章中那宴會的紙醉金迷場景不禁讓人覺得那樣的日子還會持續很久嗎?一群軍官名角名媛各聚一堂高談自己喜愛的趣事,你一言我一語的和答著,好像在他們的生活中找尋不到平民為生活擔憂的苦痛,但這些人真是如此快樂?我想也不全然是吧,人人都有難解的憂病,就像是錢夫人嘆著新穎的台北高樓四起,又呼應了本文的架構「今昔對比的感嘆」,此話從錢夫人說出這樣快速的環境變化對他們而言更顯得陌生了。


 

 白先勇http://zh.wikipedia.org/wiki/%E7%99%BD%E5%85%88%E5%8B%87

Posted by mimi0125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